開店-沒有娛樂城評價尋找回來的世界

沒有尋找回來的世界

作者: 更新:2020-06-28 01:05 字數:2401
  如果沒有遇見君蘭,我的人生娛樂城註冊可能會是另一個樣子,可能和妻子白頭到老了吧?生活中的偶然往往也是必然,畢竟是有這方面的傾向的。

  男人的另一半是男人,少華這個人物,是我初中的一個同學,睡在通鋪上的我摸了他三年,即使他結了婚,我去看他,他都留我過夜,非的和我擠在一起睡,我還是習慣性的摸他。他說:“老毛病還沒有改……”雖然他是個直男!

  小說來源于生活,其中的蘇華是我的影子,而君蘭是第一個把我帶到圈里的人……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也是我第一篇TZ題材的短篇小說。他的出現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

  沒有尋找回來的世界

  認識君藍的時候,是個冬天黃昏。那時,太陽好像喝醉了酒,鮮紅鮮紅的像一顆碩大橙子。他緊挨著山頂,倏忽一下掉下去了,就像掉下了萬丈深淵,從此再也不能升起…………

  那時六歲的兒子練武術,教練不讓家長在武館呆,怕影響孩子們。我家離武館很遠,自己哪一本古詩詞,到離武館不遠處公園背誦。也就是那個黃昏,見一個小伙在似乎尾隨我,走走停停,當時我也沒太在意,偶爾抬頭,看見他站在不遠處,張望,那種張望眼神帶著一種憂郁,牽動我的心。似乎,他的舉動,他的眼神,他的氣質,有著我的影子,使我有一種接近感和親近感……只是一向孤獨的我,比較清高的我,沉默寡言的我,不主動交朋友。只是彼此打量了一下對方,就像錯開的船,默默的離開……。只是他突然回頭,給了我一個措手不及,“想和你做個朋友。”他說完好像是犯了多大錯誤似得,那么不好意思。我看見他的目光是那么的灼灼,我反而不好意思了,我說:“我該接孩子了”,“你結婚了?”他問,“孩子都六歲了”我回答。之后,我匆匆忙忙接孩子了。

  整個冬天,我依然在公園離背誦,但是再也沒看見君蘭。轉眼到了夏天,還是個黃昏,我看見

  那么熟悉的一個身影,竄向林子里,一會出來的時候,他穿的紅T恤,脖子上掛著一個玉佩,是那么帥氣,又那么精神,我們看見了對方。我說“好久不見”他說“回了老家。”在攀談的過程中,我知道他是個做生意的,而且談吐不俗。他的文學功底很深,我們談的很投機。后來慢慢交往起來。記得是個元旦,妻子把兒子帶回老家,我一個人呆的無聊,恰好君蘭約我喝酒,我去了他那里,他租的人家房子,家里收拾的很利落,擺的個雙人床,地下堆放的一些飲料,哦原來他是推銷飲料的。君蘭從華聯超市買了一些小菜,又買了一只荷葉雞,買了一瓶牛欄山二鍋頭。在他張羅的過程中,我拜讀了他新近寫的一首詩:牽手不易,牽手難,西子湖畔的垂柳渺渺如煙,那斷橋啊不斷,雷峰塔下的蛇仙痛苦的呻吟那是對愛的追求和吶喊……哦,原來愛是如此難!靈芝仙草救得命,卻救不了心,到底是許仙錯了,還是白娘子錯了?誰摟著一條毒蛇巨蟒都會心驚肉跳,只是有真愛,管它是妖是鬼是神是怪,只是我們不能超越世俗藩籬…………都說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只是沒有人的靈性,感情的賦予,無論它多么的璀璨,那也是黯然無光,牽手,不僅僅是已身相許,更能已死相托,比泰山厚重,比和氏璧價值連城…….看完他的詩,我以為他失戀了,詩的風格與我的風格類似,我很震撼。那天,我們喝了很多酒,天也很晚了,我和他一起過夜了,本來就喝了很多酒,我一躺下,就睡著了,只是到了半夜,君蘭把手觸到我的私處,迷迷糊糊的我私處硬了起來,他不停的摸,摸的我既舒服,又難受,我把他的手輕輕推開,也沒在意,又迷糊了,想不到一會兒他又開始摸我了,退到底下開始親,我一下子反應過來,哦,君蘭是TXL。我的心突突的跳,我也有這種傾向,只是之前從來沒有過這種行為,此刻我是該拒絕他呢,還是任其發展呢。我是有家室的人,我應該為我的家庭負責,想到這,我一下子坐了起來,我對君蘭說“君蘭,不能這樣。”君蘭眼睛火辣辣的,灼灼的像燃燒的烈焰,猛地他像老虎撲向我,把我搬到,狂吻起來,我沒有反抗,之后他啃我的鳥,在那一刻,真有一種欲生欲死,欲仙欲飄的感覺…….

  只是在后來,我再沒有聯系過他,他也沒聯系過我。我內心特別的懺悔,總是覺得對不起妻子。將近春節,我在鐵路上上班,那時臥鋪特緊張,君蘭讓我托人給他買張臥鋪,他要回去了。票搞定后,我給他送過去,君蘭說把房退了,生意做不下去了,他要回老家了。他順手解開他脖子上掛的玉佩,說:“飄逸哥,送給你吧,作個紀念,你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有才華,待人最真誠的一個,我永遠忘不了咱兩的那個夜晚。”聽完他的話,我的淚水在框里轉來轉去,我說“玉是有靈性的吉祥物,也伴隨你好多年了,還是你留著吧。”

  三年后我離婚了,寂寞的時常在公園里轉悠,也認識了不少TZ,但是總是沒有感覺,似乎永遠有一種等待,一種期待,一種懷戀,懷戀君蘭,君蘭你在哪里,君蘭在沒有闖入我的視線……

  古龍說天涯遠不遠?不遠,人就在天涯,天涯回遠嗎,我知道我和君蘭的世界永遠不可能再度擁有了,在那夜下共許承諾,或者用一生相知相伴………孤獨的我時常到公園釋懷,披著星星去帶著月亮歸,星星就像失落的花瓣,在大海離浮游,月亮就像一塊圓潤無暇的美玉。空山流水,花落花開,頭頂上有一輪沉靜的明月,只是明月,今天守望我的是你,或許世世代代的人都被你普照過,但是,我和你的緣分,似乎是我一生的期許,不一定能得到你的身,也不一定得到你的心,只是這份守候,卻是我畢生剪不斷理還亂癡想與相思。君蘭再也沒有那個美好的夜晚了,再也沒有我和你的世界了,任憑我怎樣的呼喚與期待……你曾經要給我一塊玉佩,今天我送你我的愁心和當頭那輪皓月…

  君蘭我為你寫了首詩:真想拾起朝華,只是夕時,自從你走后,桃花潭的水干涸了,汪倫踏著不變的步伐守望東北的日出西邊的雨。那些南來的北往的燕子尋尋覓覓舊時的痕跡,只是花開如夢,風過無痕…坐過的石凳,溫暖依在,有過的情懷,都鐫刻在心懷,沈園的老柳不再吹棉,驚魂一別,只是曾今的照影…

  直到現在,我還在想他,沒有得到的,也許是最好的!實際生活在一起,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呢?笑又如何,哭又怎樣,人生之若初見多好!上的說,明天的風明天才會刮起,不熬夜了,老哥睡覺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