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點擊右邊進入

開娛樂城賺錢店-擺平

擺平

作者: 更新:2020-06-24 23:28 字數:712
  公安來了,把麻將沒收了。軍也特別的沮喪,跑回我的樓房睡大覺去了,事情已經出了。埋怨他頂個屁用。

  只好我守攤,菜還的賣!原來以為二樓擺兩桌麻將桌。最起碼也能掙個房租,可現在呢娛樂城活動,我只好托了一個人,先把麻將要回來再說,托的人說,過兩天給。民不告,官不究,況且也就是個小麻將,誰也不愿意領回家里玩,煙熏火撩的,有人抽煙,尤其是打麻將胡背的人更抽的兇……

  也就是中午,一點左右。楊姐正在洗碗,她是我的雇員,給我和軍做飯,談起了沒收麻將的事情,楊姐說,和軍鬧矛盾的女人是她鄰居,門對門,我正想著楊姐是不是能給幫個忙,說和一下,店里進來三個人,氣勢洶洶。我心理知道不妙。其中一個要一根芹菜,半顆茄子明顯是向我挑釁,我說:“哥們,有事咱們說事,咱們都是爺們,”我瞅了一眼岸邊上的的刀,接著說:“案板上有刀,咱們誰把誰砍死也算!”楊姐一聽說要動刀,忙把菜刀收了起來,其中一個,就是那個人的丈夫,楊姐和他認識,他向楊姐點點頭,氣氛稍微有點緩解……

  他說:“你不是挺厲害,出去比劃比劃……”

  我說:“兄弟,錯肯定是我們錯了,他是我的雇員,你家屬可以不買我的菜,但是也不能侮辱人,聽楊姐說,你開石灰窯真人娛樂城,你也為掙錢,不可能給別人白送,我們也一樣,這么貴的房租,她走了,聽到不順耳的話,折回來撓人家小伙子的臉,耗子急了還咬人呢,不管怎么樣,我覺得他是個大爺們,不能和一個女TZ一般見識,當時我盡力往住喊他的了,不管怎么樣,我是老板,狗拉下的,也是我拉下的,反正我也離婚了,就一個人,要命有一條……”

  那人見我這么一說,也知道自己老婆胡攪蠻纏,威脅我說:“你麻將攤子別想開了,我只要聽到麻將聲,我就舉報!”他們恨恨的走了,我還以為他們對我大打出手。

  我長長舒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