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點擊右邊進入

財神娛樂城-萬達集團 完成業務梳理 錯失規模紅利-百家樂必勝術

財神娛樂城再上一周萬達的2019年的年會中

刻意財神娛樂城保持低調的萬達并未發布關于年會的詳細內容,但其釋放出的兩條信息仍然引發了外界關注。再上一周萬達的2019年的年會中,刻意保持低調的萬達并未發布關于財神娛樂城 年會的詳細內容,但其釋放出的兩條信息仍然引發了外界關注。

  據21世紀經濟報道不完全統計,自2018年9月至2019年5月,萬達先后落子延安、蘭州、潮州、沈陽四地,總簽約投資額超過1500億,其中大部分資金投向了文旅項目。從文旅項目的體量和單體投資規模來看,似乎已恢復到“世紀交易”之前的水平。

  21世紀經濟報道獲悉,經過復雜艱巨的工作和支付巨額的剝離成本后,2019年底,萬達商管集團完成了房地產業務剝離。至此,萬達商管剩余的房地產業務全部交由萬達地產集團負責,而萬達商管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商業運營管理企業,即輕資產公司。

  2019年,萬達商管集團實現收入434.8億元,完成目標100.3%。租金收入384.8億元,同比增長17.8%;其中,輕資產租金收入同比增長43.9%。新發展萬達廣場62個(包含4個足球文旅項目中的商業中心),其中輕資產項目40個。

  作為萬達集團旗下的四大業務集團之一,萬達商管擔負著登陸資本市場的“重任”。根據證監會的信息,公司的上市申請于2015年9月被受理,目前審核狀態仍處于“已反饋”。

  但完成房地產業務的剝離,仍然意義重大。分析人士認為,在經歷了2017年到2018年的流動性危機后,萬達一直在實施自財神娛樂城救。目前來看,資產梳理工作已告一段落,輕資產戰略亦有成效。但從傳統房地產的視角來看,萬達的規模增長乏力,排名下滑已不可避免。

  上市步伐或將加快

  萬達商管的前身為萬達商業。2014年12月,由大量國內商業地產項目組成的資產包“萬達商業”,在港交所實現上市,成為當年港股規模最大的IPO。到2016年9月,公司正式完成私有化,并謀求在A股上市。

  對于“回A”的原因,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曾多次表態,認為萬達商業的估值偏低,回A是出于市值管理的考慮。但由于A股市場對房地產百家樂預測企業的融資有著嚴格的監管要求,萬達商業需要首先完成房地產業務的剝離,然后以輕資產公司來申請,方能獲得更大的機會。

  2017年初,萬達集團宣布全面實施“輕資產”戰略,目的在于降低占用資金規模、增加流動性,并使公司更好地發展。所謂“輕資產”,即萬達不出項目的投資資金,只輸出品牌,和負責設計、建設與運營,并分得收益。

  但隨后,萬達的流動性危機爆發。2017年7月,萬達商業將77個酒店以199.06億元的價格轉讓給富力,將13個文旅項目91%股權以438.44億元的價格轉讓給融創,兩項交易總金額637.5億元。此后,萬達還將海外房地產項目及其他資產陸續售出。

  上述“世紀交易”后,萬達的輕資產戰略進一步提速,也更加堅定。為此,萬達商業不但引進了戰略投資方,資產騰挪也正式展開。

  2018年1月29日,騰訊作為主發起方,聯合蘇寧、京東、融創與萬達商業在北京簽訂戰略投資協議,計劃投資約340億元人民幣,收購萬達商業香港H股退市時引入的投資人持有的約14%股份。同時,萬達商業更名為萬達商管集團,退出房地產開發業務。

  當年成立的萬達地產集團,則繼續開發萬達廣場重資產等房地產業務。至此,萬達集團旗下共形成四大業務板塊:商管集團、文化集團、地產集團、投資集團。其中,商管集團和地產集團均從事房地產相關業務,其操作模式分別為輕資產和重資產。

  萬達方面表示,最近3年來,萬達“輕資產”戰略財神娛樂城取得顯著成效,到2018年底,已開業“輕資產”萬達廣場23個。2019年開業的43個萬達廣場中,29個是“輕資產”項目。2020年計劃開業的50個萬達廣場中,37個是“輕資產”項目。在建的133個萬達廣場中,107個是百家樂算牌“輕資產”項目。

  同時,萬達財神娛樂城近3年開業的酒店全部為“輕資產”項目。萬達現在已宣布的文旅項目,除2個項目外,都是“輕資產”項目。萬達體育在中國落地的賽事,均為“輕資產”項目。

  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智庫中心總監嚴躍進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萬達的資產梳理工作已基本完成,各項業務條線更加清晰。其中,剝離房地產業務后,萬達商管的上市步伐有可能加快。

  據21世紀經濟報道不完全統計,自2018年9月至2019年5月,萬達先后落子延安、蘭州、潮州、沈陽四地,總簽約投資額超過1500億,其中大部分資金投向了文旅項目。從文旅項目的體量和單體投資規模來看,似乎已恢復到“世紀交易”之前的水平。

  其中,2019年5月15日,沈陽市政府和萬達集團簽訂全面戰略合作協議。萬達將在已完成投資250億元的基礎上,再投資800億元,涉及項目包括占地4000畝的文旅項目、醫院、學校和5個萬達廣場。

  但在這一輪投資后,萬達在文旅方面的動作似乎停滯,至今并未獲取新的文旅項目,已有文旅項目的進展信息也相對較少。嚴躍進指出,這其中有多重因素影響:其一,萬達的對外投資思路更加謹慎;其二,由于此前經歷了人員的大量流失,萬達重啟文旅項目需要一定的時間。

  但嚴躍進仍然百家樂破解程式下載認為,萬達的資金壓力已明顯緩解。從2019年的投資來看,商業、文旅、文化、體育等業務都有一定的推進,說明公司正在逐漸從低谷中走出。

  在“世紀交易”發生的2017年,萬達集團以成本法計算的資產規模為7000億元,同比減少11.5%。2018年,萬達集團資產6257.3億元,同比繼續下降11.5%。

  而作為輕資產戰略的主要著力點,萬達的房地產業務規模更是大幅下降,甚至完全錯過了本輪房地產市場的紅利。按照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的數據,2019年萬達的房地產銷售金額為567億,在國內房企中排名第58位。

  而在本輪房地產市場“潮起”之前的2015年,萬達的銷售金額為1512.6億元,排名第四。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嚴躍進認為,隨著房地產業競爭日趨白熱化,萬達幾乎不可能再恢復以往的規模,其在行業中的排名也很難再上升。但從轉型財神娛樂城的角度看,萬達可被視作國內轉型輕資產戰略的樣本房企之一。

財神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