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點擊右邊進入

百家樂-ofo小黃車追不上同百家樂必勝術行 把退押金玩出了“花樣經”-財神娛樂

百家樂

h1>ofo小黃車追不上同行 把退押金玩出了“花樣經”

  時間:2019-11-29 14:25:44  閱讀量:80

p>現在的ofo小黃車真的是退款退出了新花樣啊,退款需要購買物品才可以退押金,但是往往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就是了,你會發現你的退押金會讓你去購買指定東西才可以退出來,但是退出來你只能押金轉為‘ofo返錢’的同等賬戶余額,兌換之后,視作對用戶放棄對押金的索取,ofo平臺對騎行押金不再具有規劃義務。

div class=”pr content mt10″>

  現在的ofo小黃車真的是退款退出了新花樣啊,退款需要購買物品才可以退押金,但是往往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就是了,你會發現你的退押金會讓你去購買指定東西才可以退出來,但是退出來你只能押金轉為‘ofo返錢’的同等賬戶余額,兌換之后,視作對用戶放棄對押金的索取,ofo平臺對騎行押金不再具有規劃義務。

       ofo返現活動上線后,其頁面上的“用戶累計返利”持續停留在6995979的數字上。

  ofo小黃車(下稱“ofo”)近期上線“ofo返錢”活動,號稱“無百家樂預測需排隊,提現押金”,并表示目前已向用戶返利近700萬元。打開ofo應用頁面會發現,電商這一業務已與ofo深度綁定——包括開屏電商廣告、主頁面中會跳轉至京東等平臺的“好物推薦”、“ofo返錢”里各品類的購買入口、話費充值等業務。

  具體到此次新上線的“ofo返錢”,具體步驟是——首先點擊“一鍵授權并兌換”199/99押金轉移到ofo返錢;第二步打開ofo返錢跳到淘寶、京東購物,購買成功后可提取相應押金+額外獲得現金獎勵。

  該方式本質即通過ofo返錢在第三方平臺購物后,ofo返錢以返利等形式獎勵給用戶,此部分金額在“我的現金”處查看;或通過ofo平臺的押金進行等價兌換。

  但需要注意的是,這筆錢可沒那么容易拿到手。一方面,根據“ofo返錢”兌換規則,“用戶無法要求只將ofo押金中的部分金額轉化為可提現余額”,“一旦用戶授權同意參加活動,押金轉為‘ofo返錢’的同等賬戶余額,兌換之后,視作對用戶放棄對押金的索取,ofo平臺對騎行押金不再具有規劃義務。且押金一旦轉換,即不可撤銷,不得要求將可提現余額改回ofo平臺押金。”

  另外,ofo同時提高提現門檻,99元、199元押金用戶最多可提現的次數分別為5次和10次,累計提現次數用完后,累計返現20元只可提20元。即用戶返現積累金額達到100元/200元時,才能獲得99元/199元押金。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ofo返現”商品,59.9元堅果禮包返現2.1元,548元波輪洗衣機返現19.18元,而另一品牌的波輪全自動洗衣機返現3.15元,毫無規律可摸索。但要滿足積累100元/200元的返現金額,按照平均返現比例計算,用戶至少需購買數千元產品。

  針對ofo返現押金合同變更中存在的潛在法律風險,一位業內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ofo的這一操作首先是違反合同義務的行為。變更退款流程,是對合同內容的實質性變更,合同內容變更需要取得合同相對方的同意,擅線上老虎機自變更違反合同法第六條誠實信用原則和第八條依合同履行義務的原則。

  上海市金石律師事務所史自強律師告訴第一財經,首先押金的性質是不能變更的,他的所有權屬于每一個ofo的用戶。也就是說,ofo在退押金時不應當增加額外的附加條件,現在ofo的這一行為是加重了消費者一方的負擔。

  加重負擔的同時沒有給予用戶更多的權利,那么這種負擔就是不合理的。根據交通部《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第十二條中規定,企業對用戶收取押金、預付資金的,應嚴格區分企業自有資金和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在企業注冊地開立用戶押金、預付資金專用賬戶,實施專款專用,接受監管,防控用戶資金風險。

  記者注意到,ofo返現活動上線后,其頁面上的“用戶累計返利”持續停留在6995979的數字上。

  針對ofo退押金新套路,網友們似乎也并不買賬。不少用戶提出質疑,認為ofo的“天天返錢”是否存在強制消費行為,以及是否涉及相應的法律風險。

  針對潛在法律風險,另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ofo的這一操作首先是違反合同義務的行為。變更退款流程,是對合同內容的實質性變更,合同內容變更需要取得合同相對方的同意,擅自變更違反《合同法》第六條誠實信用原則和第八條依合同履行義務的原則。

  其次,限制消費者只能在指定電商平臺消費的行金合發娛樂城為,是強制消費。強制消費也稱強制性交易行為,是指公用企業或者其他依法具有獨占地位的經營者,限定他人購買其指定的經營者的商品,排擠其他經營者的行為。

  在上述人士看來,ofo返錢活動潛在風險在于,如果電商平臺和ofo之間產生矛盾,終止合作。那么即使消費者在電商平臺花了很多錢,消費者是不是提現也要排隊?在押金都無法退還的情況下,返錢的承諾如何讓用戶信任是一大問題。同時,如果出現返錢困難,消費者在指定電商平臺購買東西遭受財產和人身損害,究竟是追究電商平臺責任還是ofo方責任也是模糊的。

  實際上更早之前ofo已嘗試通過各種方式“退押金”。今年2月,ofo的客戶端App服務的欄目里出現一個名為“折扣商城”的新選項。點開折扣商城會出現一個“升級”頁面:沒有退押金的用戶可以選擇將押金升級為金幣,99元押金可以升級為150個金幣,199元押金可以升級為300個金幣。

  去年11月,ofo與互聯網金融平臺PPmoney網貸合作,99元押金用戶可以升級為PPmoney新用戶,同意將押金轉為這一平臺上的100元特定資產,鎖定期為30天,期滿后用戶可申請退出,并在退出成功后獲取相應本息。

  這一策略被用戶質疑ofo變賣用戶個人信息,之后PPmoney下線該合作渠道。

  更早之前,ofo還嘗試TC娛樂城過做車身廣告、利用大量流量做內容以及接廣告等變現方式。

  針對于事件的核心矛盾押金問題,此前交通運輸部、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發展改革委、公安部、市場監管總局、銀保監會六部門聯合印發《交通運輸新業態用戶資金管理辦法(試行)》,《辦法》針對押金問題表示,對用戶資金收取,運營企業原則上不收取用戶押金,確有必要收取的,應當為用戶提供運營企業專用存款賬戶和用戶個人銀行結算賬戶兩種存管方式,供用戶選擇。同時,為減少個人資金損失,對用戶的押金和預付資金收取規定了限額。

  在ofo還深陷退押金泥淖的時候,作為曾經血拼競爭的同行們,紛紛走上了漲價賺錢的“正途”。

  今年3月以來,包括摩拜、哈羅、小藍在內的多家共享單車企業宣布調價,起步價從每30分鐘1元,調整為每15分鐘1元;到11月,摩拜再次提價,起步價提升為1.5元,時間只有15分鐘,超過后時長費為每15分鐘0.5元,這樣算來一小時的騎行費用將達到3元。

  如今,ofo創始團隊人員已散落天涯,ofo原聯合創始人張巳丁開始獨立創業名為“BLANK”的消費品牌,主要生產銷售快消產品;,ofo原聯合創始人薛鼎創業共享住宿;ofo核心人物創始人戴威自從被做出“限制消費令”后,便從公眾視線消失。

       ofo小黃車追不上同行,把退押金玩出了“花樣經”,這是很牛逼啊。

p>

div style=”border: 2px solid red; padding: 25px;font-size: 16px;text-align: left;color: #808080;”>

新聞頁面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自媒體人、第三方機構發布或轉載。如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我們聯系刪除或處理,稿件內容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div>div class=”qr-code mt20″>

專心 專業 專注;穿越牛熊 放心賺錢

/div>br>

div class=”arTail”>
投資蔚來汽車被罵 但我們堅定看好
  
欠薪超3000萬 產研團隊被迫解散/div>p class=”keyWord”>關鍵詞: ofo

企業動態相關閱讀

    li>

    歲末行情金市熱鬧非凡…

  • 中投資管:本周10只…

  • 據銀華國際了解:華為…

  • 北京和眾匯富:詳說A…

  • 百家樂

    晚申請的商標,讓華為…

  • 蘋果在法國有20門店…

  • 沒想到iPhone …

  • 螞蟻來了 總市值超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