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點擊右邊進入

百家樂-30歲左右是人瘋狂百家樂生快樂的最低點 年輕人就不快樂?-財神娛樂

百家樂快樂與年齡的關系是U形。當你三十歲左右時,如果不快樂,可能會想,我這么年輕,就已經不快樂,將來老了不是更加糟糕,不如自殺算了!其實那很可能只是你人生的快樂最低點,熬過后,將來快樂就會長期增加快樂與年齡的關系是U形。當你三十歲左右時,如果不快樂,可能會想,我這么年輕,就已經不快樂,將來老了不是更加糟糕,不如自殺算了!其實那很可能只是你人生的快樂最低點,熬過后,將來快樂就會長期增加。

百家樂網易研究局出品——中國人如何更快樂

你快樂嗎?2020,中國邁向全面小康,物質生活富裕后,人們開始追求更高層次的精神生活,如何才能做一個快樂的人?金錢和快樂一定成正比嗎?快樂的影響因素有哪些?網易研究局邀請長期從事快樂研究的全球知名華裔經濟學家、復旦大學經濟學院特聘講座教授、澳大利亞社會科學院院士黃有光解讀快樂的秘密。

NO.001 年齡與快樂的關系

作者|黃有光(復旦大學經濟學院特聘講座教授、澳大利亞社會科學院院士、網易研究局專欄作家)

筆者在網易研究局已經寫過不少專欄文章。從現在新的一年,筆者開始寫一系列與快樂密切相關的課題。我去年在喜馬拉雅的《黃有光的快樂經濟學》音頻課也講過類似課題,但盡量爭取聯系新發生的事件來討論,并補充新的發現與文獻(部分內容與喜馬拉雅音頻課有共同)。

現在步入2020,所謂20后已經開始出生,而90后已經開始步入“而立”,80后開始步入“不惑”之年。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與個人事業的上升,多數人的收入越來越高。然而,很多80后與90后都感到問題越來越多,越來越不快樂。我們現在先來討論快樂與年齡的關系,以后再討論金錢是否能夠增加快樂等其他問題。

如果問快樂與年齡的關系是什么,像筆者原來一樣,多數人會認為,起初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快樂增加,老了隨年齡的增加電競而快樂減少,關系是反U形的,或者說是山峰形的。這是因為多數人認為小孩子沒有獨立性,有學業的壓力,還不大會享受人生。因此,小孩子與年輕人的快樂程度,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增加。老了外貌和健康都下降,快樂也大量下降。

實際上,比較不同年齡組,許多學者發現快樂與年齡的關系是U形的,是和多數人的看法相反的。兒童時期相當快樂,少年時期快樂開始下降,從11-12歲就開始下降(見González-Carrasco等2017)。快樂最低點大致是三十多歲到五十多歲的青壯年期。此后快樂隨年齡增加而增加(如Blanchflower
2008, 2017;Cheng等2017,Graham & Pozuelo 2017,Beja 2018, Laaksonen 2018,
Shishido 2020; 但最后幾年會下降,見Fukuda
2013)。2017年一項針對中國的研究(Graham等2017)顯示,快樂的最低點約在34歲時。

百家樂大利亞Deakin大學的一個研究指出,剛出生的嬰兒以及剛剛步入退休階段的老年人是最快樂的,而中年人是所有群體之中最不快樂的人群。由英國智庫決心基金會(Resolution
Foundation)所做的一個研究發現,16歲以后的快樂水平保持穩定,但在20多歲至50歲出頭之間下降,然后再度上升,于70多歲時達到頂峰。

知道上述信息對青壯年人非常重要,甚至可能會救你一命。當你三十歲左右時,如果不快樂,可能會想,我這么年輕,就已經不快樂,將來老了不是更加糟糕,不如自殺算了!其實那很可能只是你人生的快樂最低點,熬過后,將來快樂就會長期增加。現在你知道了這信息,將來遇到低點時,會知道只是短期現象,會對將來有希望,除了避免走極端,你到時的不快樂的程度也會減輕。單單這個信息的價值,就比你讀本文的時間成本的幾千倍還要大!

關于快樂與年齡的關系是U形而不是山峰形的結論,是否完全沒有爭議呢?是有一些爭議。比較早期,研究快樂的心理學者原來是認為快樂和年齡沒有什么關系,認為各個年齡組的人們,快樂大致是一樣的,平均而言,一個人在不同年齡階段,快樂也是大致一樣的,即使有些不同或波動,但并沒有一定的趨勢或類型。他們得出這個結論,大概是因為影響快樂的因素很多,人際差異很大,如果沒有大量的數據,很難看出有什么趨勢或類型。后期的研究,有了大量的關于快樂的調查數據,比較可以得出一些可靠的結論。例如,2017年的一篇(Blanchflower
&
Oswald)文章,用了7個不同的數據,共包括51個國家,130萬隨機選出的人們,從20到90歲,得出快樂與年齡的U形關系的可靠結論(圖見文末)。

我看了多篇文章的分析,結論與圖形,大致可以說,如果我們排除最后幾年,在接近死亡前因為病痛而快樂下降的部分,在絕大多數情形,大致都有快樂和年齡的關系是U形的作用。有些數據,甚至有雙U形的,例如,根據英國近年的一個原始數據,20歲左右有一個低點,然后回升到約34歲,之后下降到電競約48歲,50歲過后大量回升到約七十歲。美國的一個數據也是類似,尤其是60歲到70多歲的跳升是很明顯的。可能是因為已經耳順了;哈哈!

支持快樂和年齡的U形關系的一個重要數據是,一些負面的感受與行為,例如壓力、精神問題、抑郁癥、自殺率等和年齡的關系是山峰形的。這些數據是比較可靠的,而這些是造成不快樂或痛苦的重要因素,因此,這些數據大力支持快樂與年齡的U形關系。2017年一項關于中國的研究(Graham等2017)得出的結論是,這些問題的高峰在33歲時。三十多歲左右的朋友,你們可能會有體會。

另外一個支持快樂與年齡的U形關系的有趣數據,是關于類人猿(包括黑猩猩和紅毛猩猩)的研究。那些長期飼養類人猿的人,能夠從它們的表情看出他們是快樂或不快樂。根據他們這種判斷的快樂指數,類人猿的快樂和年齡的關系,也是U形的,也是在中年時期有一個低點(Weiss等2012)。

那么,為什么我們的快樂會先隨著年齡的增加而下降,中年之后再度上升呢?

我想,青少年的快樂下降,很可能是青春期的一些煩惱,包括開始有自己的看法,很可能與家長有代溝而不和。例如,有些少年人要把頭發染成不同顏色,而家長反對,這會造成不快樂,可以理解。其次,青春期開始對異性有興趣與需求,而同時有學業的壓力,交異性朋友也缺乏經驗,你喜歡的人,不見得也喜歡你,不快樂也可以理解。

青壯年時期的低快樂,一方面很可能是金錢的壓力,例如要還房子貸款,負責家庭支出等;一方面可能是責任與時間的壓力,對上要照顧父母,對下要養孩子,負責學費等。另外一方面,可能是才結婚不久,彼此相處所產生的各種問題,還沒有能夠處理好,或是初次有了孩子,對照顧孩子的經驗不夠,所以有許多困難。老年人快樂很高的一個原因,應該是已經具有比較高的人生智慧,對事對人可以比較平和,比較看得開,可以“隨心所欲不逾矩”。不過,在我自己的情形,雖然老早就應該已經知道天命,我老早就已經超過50歲,但卻還沒有不惑,比不上孔子40歲時。因此,如果我隨心所欲,一定會被關進監牢里。

在我還沒有研究快樂問題之前,我的常識看法,也是認為快樂與年齡的關系應該是山峰形的。當我讀到實際上是相反時,自己回想起來,我自己的快樂經歷,也是U形的,30多歲時是低點,雖然當時的快樂水平還算不錯。三十多歲之后快樂明顯大量增加,一直到這幾年,我已經70多歲了,快樂還在增加。
在77歲的2019年,快樂是全生最高的,而且是我年輕時根本不可能想象得到的高度。這與我長期鍛煉身體與維持樂觀的心態有關。我們以后還要討論運動對健康與快樂的重要,快樂與幸福、生活滿意度、偏好等有何異同,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嗎,快樂與道德的關系等重要與大家關心的問題。

 附錄:方法論

分析快樂與年齡的關系,有兩個不同的方法。第一個是直接看原始數據,看不同年齡的人們的平均快樂指數,這是早期多數心理學者用的方法。這方法也有兩類,一類是比較同一時段的不同年齡組的人們的快樂,另外一類是跟蹤同一組人,快樂隨年日或年齡的增加而變化。這須要很多年的跟蹤,因此這類數據比較少。除了看原始數據,另外一個方法是對原始數據,不論是根據同期的還是根據跟蹤的,進行多重回歸,除了年齡,還加上其他與快樂可能有關的變量,例如性別、職業、收入、健康等,從而得出,除了這些其他因素以外,年齡本身和快樂的關系。

例如,簡單而言,原則上可能(實際上多數不是),女子(或藍領)的快樂與年齡的關系線是山峰形的,而男子(或白領)的快樂與年齡的關系線是U形的。如果合在一起,就很可能會得出快樂大致是水平線的結論。又如,中年人可能因為收入增加而百家樂機率快樂增加,如果扣除收入的因素,快樂就可能不變,甚至減少。老年人可能因為健康下降而快樂下降,如果扣除健康的因素,快樂也可能不變或增加。

不過,也有學者認為,中年人就是因為年齡增加,經驗增加而收入增加,這樣造成的快樂增加,其實就是因為年齡的關系,不應該扣除。同樣的,老年人健康下降,就是因為年紀大了,因此,這樣造成的快樂下降,也不應該扣除。因此,上述兩種方法,只看原始數據與多重回歸,都有一些長處與不足,我們可以兩種方法都用,再比較。近年很多學者,就用兩種方法,還能夠得出快樂與年齡大致是U形的結論。例如Blanchflower
& Oswald
(2017)得出:如果只看原始數據,在7個不同數據中,有5個有快樂和年齡的關系是U形的結論;而用多重回歸,則全部7個不同數據都有快樂和年齡的關系是U形的結論。而且,這個U形作用,是很巨大的。

黃有光簡介:

Monash大學榮休教授、復旦大學真人百家樂經濟學院特聘講座教授、澳大利亞社會科學院院士、牛津大學Global Priorities
Institute咨詢委員。

1942年出生于馬來西亞。1966年獲新加坡南洋大學(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經濟學學士學位,1971年獲悉尼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1974年至1985年在澳大利亞Monash大學任副教授(Reader),1985-2012年任講座教授(personal
chair), 2013年后成為終身榮譽教授(Emeritus Professor)。于1980年被選為澳大利亞社會科學院院士,于1986年被選入Who’s
Who in Economics: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Major Economists
1700-1986的十名澳大利亞學者與全球十名華裔學者之一, 于2007年獲得澳大利亞經濟學會最高榮譽—杰出學者(Distinguished
Fellow)。受邀請于2018年到牛津大學作第一屆Atkinson Memorial Lecture。知道上述信息對青壯年人非常重要,甚至可能會救你一命。

財神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