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點擊右邊進入

百家樂-依百家樂預測app靠電競來拉動地方經濟轉型 究竟是不是個偽命題?-財神娛樂

百家樂

h1>依靠電競來拉動地方經濟轉型 究竟是不是個偽命題?

  時間:2020-01-06 10:53:32  閱讀量:277

p>依靠電競來拉動地方經濟轉型,究竟是不是個偽命題?2019年8月10日,長江三峽電子競技大賽總決賽在重慶忠縣三峽港灣電競館舉行,4支王者榮耀戰隊上演巔峰對決。該賽事吸引了近3000名電競愛好者參加海選。

div class=”pr content mt10″>

  依靠電競來拉動地方經濟轉型,究竟是不是個偽命題?2019年8月10日,長江三峽電子競技大賽總決賽在重慶忠縣三峽港灣電競館舉行,4支王者榮耀戰隊上演巔峰對決。該賽事吸引了近3000名電競愛好者參加海選。

  電競小鎮:“下沉市場”的魔幻現實

  何爾鴻坐在喧鬧的電競館第二排,仰頭盯著屏幕,面無表情。

  他40多歲,看上去和這里格格不入。身邊都是十幾歲的學生,搖著應援燈,專注地看著臺上正在比賽的網絡游戲《王者榮耀》,看到精彩的操作忍不住驚呼,興奮地和旁邊的人交頭接耳。何爾鴻看不懂比賽,比賽間歇的現場互動抽獎——這是他能“看懂”的環節。大部分人已經提前準備好搖手機,何爾鴻慢了半拍,舉起手機對著大屏幕左上角的二維碼掃了掃,但距離太近掃描失敗。于是作罷,放下手機繼續沉默地盯著屏幕。

  他不懂這些孩子的激動和亢奮,這對他來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電競能吸引更多年輕人和更多電競團隊來到這座長江邊的小縣城——重慶忠縣。何爾鴻是忠縣科技局局長,主管電競小鎮的發展。2017年,重慶市忠縣提出打造電競小鎮,修建了三峽港灣電競館。“我不需要懂具體某一款游戲,我只需要從政府角度了解電競產業就可以了。”何爾鴻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中國的全民電競熱潮,在一兩年間突然被引爆,源于一場全球賽事。2018年,“英雄聯盟”第八屆全球總決賽(S8)中,來自中國賽區的IG戰隊奪冠。剛剛結束的第九屆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S9),來自中國的戰隊FPX再次奪冠。最新的好消息是,2020年的S10總決賽將落戶上海。

  風口之下,地方政府紛紛“搶灘”電競。上海提出建成“全球電競之都”,北京、廣州、杭州等地紛紛出臺扶持電競產業的政策,而一些游戲產業基礎薄弱的三四線城市甚至更早搶跑,包括重慶忠縣、河南孟州、安徽蕪湖、江蘇太倉、杭州下城區、湖南寧鄉等一批縣市,高調推出電競小鎮的開發計劃。

  依托電競實現地方經濟轉型,到底是一杯好羹還是一塊燙手山芋?是風口還是泥潭?成了這些地方首先要搞明白的頭號難題。

  小縣城的大決心

  忠縣是個100多萬人口的臨江縣城,位于重慶中部,距離主城區180公里,沒有高鐵站和機場。外地人來忠縣,要從江北機場搭乘兩個半小時大巴。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忠縣都是三峽庫區的傳統農業縣,一直在尋求產業升級和轉型,探索了新能源、資源加工、生物醫藥、智能裝備等新領域。

  到2016年,忠縣政府又看到了電競的機遇。有數據顯示,2016年,國內電競整體受眾規模達到1.7億,國內電競領域已獲得27.2億元投資,投資案例超過120宗。

  忠縣選擇這個新潮的產業,有些許“不得已”。忠縣副縣長李彬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忠縣在三峽庫區腹地,在“長江大保護”的背景下,一些傳統工業受限發展,農業難以帶動全縣致富,傳統文化旅游也反響平平。

  2016年起,國家密集出臺有關特色小鎮的政策,鼓勵有條件的地區建設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鎮,同時給特色小鎮建設提供政策性金融支持。

  為了抓住政策紅利,2017年4月,忠縣對外宣布,將聯合大唐電信投資14億打造國內第一家電競小鎮,在長江南岸劃出3.2平方mlb美國職棒公里,建設“三區六園”,即電競產業區、生活配套區、濱江游樂區和賽事園、孵化園、教育園、裝備園、體驗園、科普園。

  忠縣對電競產業前景寄予厚望,縣委書記賴蛟當時表示,“我們相信,移動電競產業必將成為忠縣乃至三峽庫區又一個新的經濟增長點。”為了支持這個計劃,忠縣對外稱,在未來3~5年將吸引50億元資金來打造以電競場館、電競學院、電競孵化園為核心的電競小鎮。而在2016年,忠縣的GDP規模僅為240億元。

  看好電競的不只忠縣,國內很快掀起電競小鎮的熱潮。同年4月,江蘇省太倉市宣布成立天鏡湖電子競技特色小鎮,計劃5年投入25億元。5月,安徽省蕪湖市宣布與騰訊深度合作,共同打造騰訊電競小鎮。6月,杭州電競數娛小鎮正式落地杭州下城石橋街道。隨后,河南孟州、遼寧葫蘆島、湖南寧鄉等也相繼表達建設電競小鎮的意愿,欲借此機會進行產業升級。

  忠縣是這些電競小鎮瘋狂百家樂中率先行動的一個。2017年5月,三峽港灣電競館開工建設。何爾鴻介紹,忠縣國有平臺公司通達公司投資了十多億元,1000多人不分晝夜趕工,在7個多月內完成了主體場館,總建筑百家樂玩法面積11萬平方米,可容納6000人。為縮短工期,場館沒有用混凝土結構,而是采用全鋼結構。

  當年12月23日這天,電競館正式開賽。當地的電競玩家葛飛用“鑼鼓喧天,鞭炮齊鳴”來回憶當天的縣城。幾乎每一條街上都懸掛著比賽的橫幅,縣里的人都跑來看熱鬧。政府組織大巴車停在長江大橋路口,免費載著人們去三峽港灣電競館看比賽。

  葛飛主動報名成為賽事的志愿者。但那天的比賽讓葛飛有些失望,有些比賽他一點也看不懂,更別說來湊熱鬧的人們。比賽開始后不久,觀眾陸續退場,場館很快空了下來。葛飛記得,那天場館很冷,因為趕工,電競館還沒來得及完全封頂,臨時用塑料布遮擋住。

  副縣長李彬則對運彩《中國新聞周刊》稱,“三峽電競館是國內規模最大、最專業的電競場館,即使上海和北京都沒有這樣條件的場館。”

  實際上,國內尚未出臺電競場館建設國家標準,李彬所稱的“最專業”,是指從建設時就為電競量身打造,配備直轉播系統、電競選手休息室、電競座椅等。而其他城市舉辦電競賽事,一般是將傳統的體育館改裝后使用。

  修建電競館在忠縣官員看來意義重大,“電競館表明了忠縣要發展電競產業的決心,是我們電競小鎮發展的集結號。”忠縣科技局局長何爾鴻曾這樣說。

  為電競賽事助陣的Cosplay女玩家。

  “業內人都還沒理清電競產業的玩法”

  2019年12月28日,忠縣的電競館又熱鬧起來,落戶忠縣的全國移動電子競技大賽(CMEL)總決賽已經舉辦到了第三年。

  葛飛在觀眾席最后一排坐下,面前已經坐了1000多名觀眾,大部分是忠縣職業教育中心高一的學生,被主辦方邀請過來,手搖藍色或紅色的應援棒。觀眾只占據了場館位置的1/6,電競館大部分都是空位,整個3層也未開放。

  這正是舉辦電競賽事的尷尬之處。“過去一年,電競館只使用了大概10次。”何爾鴻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其中還包括一場重慶市第四屆籃球聯賽開幕式、一場網絡音樂節和一場擊劍比賽。何爾鴻把這種利用方式稱為“泛電競”。

  缺乏頭部賽事資源,是忠縣的最大難題。賽事是電競產業的核心環節,串聯起上游游戲廠商、中游的賽事運營和俱樂部、以及下游的直播,有強大的內容變現空間。引入賽事成了忠縣邁向電競的第一步,2017年,忠縣與天天電競簽約,成為未來5年全國移動電子競技大賽CMEG(2018年改名為CMEL)的總決賽地點。

  一場游戲賽事由幾方各司其職,通常是游戲廠商研發游戲并授權,運營商承辦,俱樂部參與,直播平臺播出。極速百家樂目前賽事主要分兩類,一類是是由廠商主辦的第一方賽事,以及其他機構主辦的第三方賽事。白楊曾在國內一家知名電競俱樂部工作,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電競賽事最大的贏家是游戲廠商,賽事最終導向這一款游戲的影響力增大,延續玩家對游戲的興趣,之后潛在引導玩家為游戲消費。

  何爾鴻曾和科技局的同事多次去外地考察發現,盡管賽事重要,但單純做電競賽事很難盈利。電競賽事是一個燒錢的項目,無論哪方賽事,廣告贊助費和門票都難以使舉辦方盈利。何爾鴻分析,騰訊經常花重金舉辦賽事,是因為它有產業上下游,賽事虧損,有其他環節彌補,但是忠縣做不到這一點。天天電競主辦的第三方賽事CMEL知名度不高,沒有成為當初預期的引爆點,也沒有吸引外地玩家前來忠縣觀賽,成為流量入口。

  副縣長李彬非常清楚第三方賽事的困境,但仍然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現出信心十足的樣子,他直言,對忠縣而言,做賽事不是重點。“推進電競發展,我們不是做游戲,不是要做比賽,而是以電競賽事為引領,構建與電競關聯的生態鏈。”

  但電競的生態鏈到底長什么樣?如何能長出來?沒有人知道。體育賽事策劃公司蓋奇電競CEO沈梅峰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電競產業鏈上,除了游戲廠商和個別選手、團隊以外,大部分俱樂部、第三方賽事公司都是虧損的,“行業整體的情況是這樣,如何支撐所謂的產業小鎮?”

  電競的收入主要包括電競版權收入,包括電競游戲版權、賽事轉播授權等;電競賽事收入,包括賽事贊助、廣告收入;電競教育,包括選手培訓等。但業內公認的一點是,電競產業仍然是年輕的產業,目前還是沒有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

  國內知名電子競技場景運營商“競界電競”CEO任立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提到,“電競是一個新興產業,包含文創、科技、體育、旅游等綜合性內容,很多業內人都還沒理清電競(產業)是怎么個玩法,讓外部人來做就更難了。”在他看來,拋開上海,其他城市發展電競產業,基本都屬于“1.0階段”。

  曾參與線上和線下二十多場電競賽事舉辦的Amadeus2014年就進入電競圈,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很多地方推出電競小鎮的初衷,是因為這幾年電競“太火”,借了電競的名頭來服務地方的旅游業。

  忠縣并不否認這一點。何爾鴻曾受到日本“熊本縣”啟發,通過設計熊本熊作為吉祥物,打造城市IP,他也希望,將電競作為忠縣城市營銷的方案,希望借助電競“出圈”,帶動地方文化旅游產品的發展。他曾計劃在忠縣縣城建設“電競一條街”,銷售電競比賽周邊、二次元服裝等產品。但是如今的資本市場寒冬,資本對電競的投資也變得極為保守,計劃擱淺。但忠縣不打算放棄,已列入2020年計劃。

  在白楊看來,電競雖然目前聲勢很大,但大多從業者短期內無法盈利甚至無法自給自足,“大家現在進來,無非是賭未來五年甚至更長時間內的政策利好和市場成熟。”

  

p>

div style=”border: 2px solid red; padding: 25px;font-size: 16px;text-align: left;color: #808080;”>

新聞頁面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自媒體人、第三方機構發布或轉載。如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我們聯系刪除或處理,稿件內容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div>div class=”qr-code mt20″>

專心 專業 專注;穿越牛熊 放心賺錢

/div>br>

div class=”arTail”>
新手如何才能看懂股票走勢圖?
  
回力童鞋鄰苯二甲酸酯超標 屢陷抄襲爭議/div>p class=”keyWord”>關鍵詞: 電商

企業動態相關閱讀

    li>

    歲末行情金市熱鬧非凡…

  • 中投資管美國職籃:本周10只…

  • 據銀華國際了解:華為…

  • 北京和眾匯富:詳說A…

  • 晚申請的商標,讓華為…

  • 蘋果在法國有20門店…

  • 沒想到iPhone …

  • 螞蟻來了 總市值超茅…